国防军事

绿色衬衫和红色袖子

春天温暖而盛开,这是春来最嫩的豆蔻年。“花开满了苏堤柳,烟满了,采春是晴天”,意思是西湖正在采春。

莼菜只出没于长江以南的湖泊和池塘。只有在长江以南多雾多雨的地方,在长江以南被墨水冲刷过的地方,这种水灵纤细、腰无与伦比的生物才能生长。

在杭州西湖和苏南太湖,在地球上四月的天空中,看到所有娇嫩的东西都将被朝气蓬勃的夏天所取代,我不禁感到失望。幸运的是,仍然有一些悠闲的美食在水中跑来跑去。抓住它滑溜的令人陶醉的味道,我的嘴和舌头保留了春天的遐想。

事实上,像鱼翅一样,水盾是无味的。只有当它被加入到汤里,并与肉如鸡丝和火腿混合,它的美才能得到扩展。

叶圣陶,一个苏南人,对这东西的美很熟悉。他曾经说过,水盾“有淡绿色和浓郁的诗意,它无味的味道真的足以让人陶醉”。

40多年前,我第一次在无锡的一家餐馆吃莼菜。

那是一碗汤,有几片细长的深绿色叶子,像茶但不像茶,半卷半卷地悠闲地漂浮在汤里,里面有精美的肉丸和新鲜的绿色竹笋。

即使是用树叶舀了一勺的汤入口,感觉顺滑、酥脆、细腻,带着清新的香味,非常美味,教人记住前所未有的那种呼吸享受。

后来,在春末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我跑到太湖去看莼菜的生长。

莼菜一点一点浮在水面上。它像铜一样的小圆叶正面是鲜绿色,背面是紫红色。它看起来光滑、柔软、柔软。用手捞起来也是粘滑和粘滑。

这种水盾非常类似于我家乡农村池塘里的一种水生植物,俗称“绿叶莲子”。我们村的一些人也在初夏摘下嫩茎放在冷盘里吃,但他们从未见过有人吃嫩叶。

看着那些采摘蔬菜的太湖妇女,她们就像采摘茶叶,从左到右扫,只采摘尚未展开并沉入水中的新叶子。指尖的感觉极其微妙和准确。

新叶又小又薄,像纺锤一样,包裹在一层透明的胶体里,反射着泉水的光,亮度颤抖,充满灵气和诗意。

据说用挡水板划船是不可能的。划船太大,水痕会使小的水盾漂走。

只有坐在木盆里慢慢靠近,你才能在已经展开的圆叶中找到没有暴露在水中的出芽叶,并把它们摘在茎干上。当你到达你的眼睛时,你可以用指尖抓住它们。

水盾的收获期很长。从每年的4月中旬到9月底,每隔两三天就可以采摘一次。产量最高的是7月份,但春水盾的味道最好。

想象中,每到采摘季节,湖面上满是水盾荡漾,女孩们坐在木盆里,纤细的腰肢,十个手指尖,采摘啊采摘嫩淳…充满诗意。

在杭州西湖边上,春被当地人称为马蹄草。它可以在屈原、华钢、观鱼和银月三潭的浅水中看到。

有趣的是,西湖非旅游区池塘水面上的马蹄草大多是通过修剪种植的。

对于有围堰的池塘,在种植前排干水,然后像插秧一样将细而软的茎苗压入泥中。

因为它被“保存在系统中”,它看起来好像它的茎和叶是饱满的、嫩的和多汁的,它的繁荣被水覆盖着。

采摘的嫩水盾浸泡在水桶中,尽快送到餐厅厨房烹制新鲜的“西湖水盾汤”、“水盾黄鱼汤”和“虾仁什锦水盾”。

如果收成很大,暂时无法运输,它可以干燥并储存很长时间。

水盾的烹饪很精致。

杭城的一个朋友告诉我,无论是做汤还是炒菜,都必须先用开水烫一下,以去除苦味。

如果你没有经验,你就不能很好地控制温度。随着年龄的增长,水盾的颜色会变成黑色和黄色。

因此,最好将挡水板放入漏勺中,放入沸水中煮沸,保持绿色,然后放入汤碗中备用。

然后在鸡胸肉上选择一块柔软的牙签肉(这块肉不能用木头煮),把它切成比火柴棍还薄的丝,把火腿切成丝,一起放在锅里煮,舀起来,倒在水盾上,然后用煮熟的鸡油倒进去。

绿色的水盾配白色的鸡肉和深红色的火腿真是太美了。

如果做了汤,汤里的水盾是绿色的,鸡腿是红色的,颜色是明亮的,味道是独特的。

我在无锡、苏州和吴江吃过几次饭。穿着薄衬衫和宽袖子的女服务员端上了鲜春汤。

莼菜绿色清爽的外观丝毫没有改变水中的生态。它仍然是一根紧紧缠绕的纺锤,像碧螺春一样优雅。

舌尖稍有弹性,介于火腿和鸡肉的浓郁香气和美味味道之间,是水盾的滑溜味、清香和微苦味道,非常令人满意。

我曾经在武汉吃过水盾。虽然它是保鲜的,但也算是一种高标准的款待。然而,在移动筷子之前,这对每个人来说只是一小碗粉底汤。这就是所谓的“喝前喝汤,以保持胃完整”。

加入几小片水浸海参和几片半卷的叶子。颜色是灰色和绿色。锯齿状的舌头很难抓住它们。一旦被拿走,它们就会完全分散和融化。就像嚼一块已经泡了很多次的茶,他们找不到一点被口香糖包裹的感觉,又脆又滑。

也许这种纯食品,只配有清淡的食物,根本不应该出现在推杯换盏、价格混杂的葡萄酒市场。

淡水盾很难见到,所以我从来没有问过这里的炒锅。

今年春天,在杭城,我带回了一小袋脱水淡水护盾。颜色是海带绿,不是很吸引人。

回家后,我泡了头发,用水烫了烫,把配料简化成肉丸和虾…哦,一碗清汤,摇曳的深绿色,嫩白色和浅红色,充满香味,值得你呼吸。

我还记得我写的西湖四行诗,其中之一是:他很迷人,我唱歌,绿衬衫和红袖子在唱歌。

一张纸条上说平原像染料一样厚,绿叶更喜欢长江以南。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