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地址

中国反贫困斗争的长篇史诗

8月13日,北京——2017年6月,瑞士日内瓦,中国抗击贫困的伟大战役。

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三十五次会议上,中国代表庄严地代表世界140多个国家就共同努力消除贫困问题发表了联合声明。

这是全球反贫困斗争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前署长海伦·克拉克(Helen Clark)表示:“中国最贫困人口的扶贫规模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速度无与伦比!”长期陷于贫困,希望过上舒适的生活。

这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追求的梦想。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第一次没有改变主意,战斗了一百年。这是一场伟大的决定性战役,党领导人民在短短30多年内使7亿多人脱贫,并将在今后三年内使4000多万人脱贫。

“我们要制定计划,把龚宇移山,坚定目标,艰苦奋斗,坚决战胜贫困,确保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全面进入小康社会。

“在接下来的1000天里,决定性战役的倒计时将开始。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正以非凡的意志和智慧,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描绘出中国同贫困作斗争的伟大而果断的时代。

位于吕梁山的山西省科兰县黑峪村“一秘”葛爱平(左三)正在与村干部讨论电子商务团购活动的具体安排(摄于2017年3月1日)。

28岁的葛爱平两年前从县委宣传部来到黑峪村,成为这个小村庄扶贫工作的带头人。

为了赢得反贫困斗争的胜利,中国共产党执政体制中的各级“链条”已经完全轮换。195,000名“一等秘书”驻扎在这些村庄,如果他们不贫穷,就永远不会撤退。

这是中国共产党的使命。只要有一个家庭甚至一个人没有解决生活的基本问题,他们就不能在中国最贫穷的土地之一——山西吕梁定居。

这里的山谷很深,有十年九次干旱。13个县(区、市)中有10个尚未摆脱贫困。

20世纪30年代,中国共产党晋绥抗日根据地在这里建立。

80年来空几个参加对敌斗争的老战士清楚地看到,从反侵略、大规模生产和土地改革到目前的扶贫,党从未停止过带领人民追求幸福。

2017年6月21日,秘书长习近平带着沾满旅行灰尘来到他们中间。

此时,中国的反贫困斗争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扶贫这个至关重要的任务已经进入了以解决深度贫困问题为重点的阶段。

在吕梁访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实现了一个愿望——在全国14个集中毗邻的贫困地区旅行。

在这里,他发布了一个强有力的动员令——“征服极度贫困的堡垒是战胜贫困必须完成的任务。所有党员都必须一起工作。

“在中华民族的近代史上,贫穷紧随其后:无数的灾难、无数的灾难和无数的饥饿记录比比皆是。

尤其是,西方列强的羞辱和无数赔偿让中国陷入了更加沉重的苦难链。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

伴随着对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的追求,摆脱贫困和落后已经成为几代中国共产党人铭记的使命和肩负的责任。

从土地革命、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中国共产党不仅从历史上铲除了导致中国贫穷和软弱积累的制度根源,而且不断创新思想和战略,带领中华民族向着千年小康社会的梦想前进。

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艰难困苦。

在近百年的历史坐标下,中国的反贫困斗争颠覆了人们的生活。

2012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接过了历史的接力棒。

此时,中国的反贫困斗争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国际经验表明,当一个国家的贫困人口不到总人口的10%时,减贫就进入了“最困难的阶段”。

2012年,中国的这一比例为10.2%。

非凡的阶段需要非凡的计划和措施。

四年多来,习近平总书记把最大的精力用于扶贫,走访了最贫困的地区,最关心穷人。在消除贫困运动中,他亲自指挥、亲自参战并亲自监督战争。

四年多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扶贫放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提出了明确的扶贫战略,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向最后的贫困堡垒发起总攻。

最响的号角响起,最猛烈的冲锋开始了。

在江西井冈山和茅坪乡神山村,村干部们绘制了消除贫困的作战地图,并牢牢地钉在墙上。

在贵州省乌蒙山吴兴村和巫娜镇,扶贫工作队逐一完成了扶贫作战地图,并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抱入怀中。

两个作战地图相距数千英里,描绘了不同的山脉和村庄,但每一个都描绘了相同的醒目红色标记:代表贫穷。

一张巨大的作战地图迅速在中国各地展开——14个集中毗邻的贫困地区和128,000个贫困村庄,它们是中国中西部广大地区的主要战场。“五级秘书应该帮助穷人”,并在不同层次上制定军事命令和责任书。这是一场高度统一的大会战。195,000名一等秘书驻扎在该村,775,000名干部正在提供帮助。这是一支永远不会从贫困中撤退的突击队。……中国共产党执政体系中的各级“链条”正在全面转向。

每年约有1000万人脱贫,这意味着每月有近100万人脱贫,每分钟约有20人脱贫。这是一场进入二读时间的决定性战役。

有一百种贫困和一千种贫困。

只有真正了解中国这个幅员辽阔、历史悠久的国家,我们才能真正了解中国与贫困作斗争的艰巨性。

一些贫困的村庄和贫困家庭很难找到他们——在贵州武陵山区的腹地,易道村,村民田桂华的家人。

从远处看,它似乎挂在一把锋利的刀的后面。

到处都是山,到处都是石头。

甚至手掌大小的石头缝隙里也种了玉米幼苗。

屋前1.5亩水田是高茂集团唯一田桂华所在的水田。34户村民轮流耕种。

在石头缝隙中生存。

村民们世世代代辛勤劳动,世世代代贫穷。

有些贫困已经有一千年没有解决,甚至被认为是无法解决的——甘肃定西,有成千上万条沟和山谷,干旱,口渴和荒凉。

100多年前,清陕甘总督左唐宗的叹息仍在漫长的历史中回响。

40多年前,联合国专家来到这里,给出了一个绝望的评价:“人类没有生存条件。”

与自然条件相比,另一种贫困集中在最难改变的思想领域——滇西边境的山区,库聪人居住在那里的寨子里。

20世纪50年代,当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原始森林中发现这个拉祜族分支时,库聪人直接从刀耕火种、赤身裸体的原始社会进入社会主义社会。

在一千年的巨变下,苦涩而精明的人们仍在改变他们的想法。

直到2014年,这里没有一个人读得好,绝大多数人不会说中文,村里所有6到14岁的26个孩子都失学了。

“让她读!”帮助黄素元干部挨家挨户动员。

“伊娃也割草喂猪。

“村民们很难移动。

黄素元给村民们送去了34英寸彩色电视机,条件是收到电视机的父母必须送他们的孩子上学。

最后,村子里开始有第一批学生,老师开始教他们洗脸和洗脚。

渐渐地,孩子们开始学习知识,父母越来越主动地送他们的孩子上学…只有下定决心创造历史,只有奉献和牺牲来继承历史,才能赢得这场来自历史的决定性战役。

柴方胜,甘肃省定西县临洮县前县长。

2014年8月15日,在连续工作超过17小时后,这位45岁的老人穿着衣服睡在办公室里,再也没有醒来。

被子只盖了一角,只吃了一口萝卜。

这位戴眼镜的医生从海外归来,原本可以带着愉快的旅程进入大学并成为一名教授,最终选择用自己的生命作为摆脱贫困的一种方式。

在临洮的三年里,柴方胜变成了一个陀螺:他走遍了323个行政村中的281个,写了29份工作日记。在偏远贫穷的沟家山村,来回县城需要几个小时。他去过11次。临洮县的贫困人口从他到达时的11万减少到不到5万。

柴方胜走了。

郭家山村的村民从几十公里外赶来,带着一万人走上街头,给他最后一程。

“县长来过我家11次,连一口水都没喝……”一个村民痛哭流涕。

李鹤林,四川省南充市大林镇李家坝村前村支书。

在发现晚期胃癌后,他仍然拼命工作。除了一台21英寸的旧彩电,他一贫如洗,已经52岁了。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青龙县党委书记蒋世坤(中)了解了马畅乡战马村群众的农业生产情况(照片)。

蒋世坤保证,“只要县里还有一个人没有脱贫,我就不能休息”。然而,经过多年的繁重工作,这个硬汉终于在46岁时倒下了。

从2013年到2016年,120多名共产主义者牺牲了他们的生命和努力,为人们在与贫困的决定性斗争中致富铺平了道路。

蒋发·史昆,贵州省青龙县前党委书记。

作为一名牧牛人,他发誓“只要县上还有一个人没有脱贫,我就不能休息”。然而,一年到头的高负荷工作最终打倒了这个只有46岁的硬汉。四川省眉谷县西沟集村前一秘符江安因过度劳累突然去世,并与26岁的青年告别。

送别时,村民们都哭了:“你不是说要把孩子送到村里的幼儿园吗?”……2013年至2016年间,120多名共产党员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和努力,为人民在与贫困的决定性斗争中致富铺平了道路。

乌江在雾灵山蜿蜒起伏。

峡谷之间,船只漂浮在河流上游。

在村党委书记的领导下,一道岛村的村民们扛着木棍、猪油和斗篷…完全离开了困住他们的山。在六盘山脚下,定西在这场艰苦的战斗中走出了一条造血扶贫的新路:“县不漏村,村不漏村,村不漏户,户不漏民”。在吕梁山的深处,新的村庄迎来了新的主人,他们开始帮助穷人。申善沟的村民已经告别,开始满怀希望地建设他们的新生活。

……在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寇恂镇龙潭村,村民杨英碧和他的家人从院子的地窖里取水(摄于2016年7月27日)。

定西市年人均水资源仅占全国的30%。由于干旱缺水,定西人发明了《水窖抗旱法》。到目前为止,定西已经挖了30多万个水窖。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