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美食

终身创新与爱国――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君羡记录

光明记者文远和光明记者张云忠“老丁和我希望为我院引进和培养高层次人才以及帮助退休和贫困职工做出贡献。

学院党委成立了专门的资金管理机构,相信他们能很好地利用资金,为国家、社会和人民做出更大的贡献。

“6月8日,在洛阳黎明化学研究设计院有限公司举行的一个简短仪式上,一位90岁的老人坚持捐出他存下的300万元。

然而,他的贡献远不止这些。他率先研制火箭推进剂,将东方红一号卫星送入太平洋空;他是我国聚氨酯工业的创始人之一。他领导的燃料项目将中国先进鱼雷的研制进度提前了3年。

他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君羡。

“为民族气息而奋斗”每当中国发射长征系列火箭将卫星或宇宙飞船送入太平洋空,最激动人心的一幕就是火箭点火的时刻。

就在这时,火箭推进剂喷出了巨大的火焰,发出震动地球的轰鸣声。

在“两弹一星”系统工程的建设中,推进剂的开发必须先行,这不禁要提到中国化学工业总公司下属黎明化学研究设计院前所长、中国火箭推进剂创始人之一李君羡。

1958年5月,毛泽东同志发出“我们也要建造人造卫星”的号召,提出了“两弹一星”的任务及其推进剂的研制。

1960年1月,30出头的李君羡被调到北京化学工业学院第五研究所,加入高能推进剂研究小组,承担偏二甲肼等四个课题的研究。

火箭推进剂的研究压力很大。不仅存在数据缺乏、经验不足、基础薄弱等困难,而且如果研究稍有延误,整个项目的进度将受到严重影响。

李君羡和他的团队夜以继日地工作,加班加点地反复学习和测试,最终成功开发出了特殊燃料UDMH。

1966年6月,李君羡来到青海省大通县的一个峡谷,在化肥厂的原址上修建曙光化工厂,担任副厂长兼总工程师。

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他和他的同事本着“誓死把卫星送上天堂”的英雄精神,用氯胺法建造了中国第一套偏二甲肼装置。

此后,国家在不同地区建立了几套UDMH生产装置,并利用李君羡等先进技术顺利投产,从而保证了我国国防和航天部门的迫切需要。

当时,全国一贫如洗,开展保密研究的条件更加困难。在工厂成立之初,人们在盐水中吃煮蚕豆和青稞粉。结果,李君羡患上了严重的胃病,最后不得不住院治疗。

说到这里,老人只是笑了笑。“那时,当我们相遇时,我们没有谈论困难。我们只是说我们还没有完成。我们主要想知道这个国家急需什么。我们都希望越快越好,我们可以为国家而战。

”李君羡回忆道。

“如果你想做到这一点,你必须用世界一流的水平”和“为民族气息而战”。怀着这样一个简单的愿望,李君羡在青海呆了16年。

与此同时,在他的领导下,他还成功开发了796燃料,这是一种性能指标赶上世界先进水平的鱼雷推进剂。

当时,有人提议用中国已经生产的硝酸异丙酯开发新一代鱼雷,但李君羡知道796燃料在航程和速度上都比硝酸异丙酯快两倍。一旦硝酸异丙酯被用于鱼雷,这意味着中国鱼雷远远落后于世界先进鱼雷一代。

因此,他坚决提出:“如果我们想做,我们必须用世界一流的水平去做!”我们应该相信科学和我们的力量。

“他自愿承诺按时提供796吨燃料,以及时满足鱼雷发展的需要。

相关部门被李君羡的坚持所感动,采纳了他的意见。因此,该国避免了过渡鱼雷模型的开发,节省了大量人力和物力,并将先进鱼雷的开发进度提前了三年。

“796燃料是一种高风险因素的硝酸盐化合物。

当时我院没有防爆实验室,但李院士带头实验。

他经常说,“如果国家需要,我们会去做。”

“在黎明化学研究设计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薛金强看来,创新离不开责任。李君羡就是这样一个人。

20世纪80年代初,国家提出了“保护军队,改造人民”的思想。李君羡很快改变了想法,专注于国家急需发展的产业。

当时,“通用塑料”聚氨酯在国外被广泛使用,但必须在国内进口。

李君羡立即组织投入研究,大力解决聚氨酯从原料、添加剂到产品和生产工艺的关键问题,开发了数十项技术,为中国聚氨酯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发展了创新的思维方式和工作习惯。李君羡认为,只有创新才是科研工作者的灵魂。

继偏二甲肼和796燃料之后,李君羡带领黎明化学研究设计院完成了单甲基肼和高氯酸铵固体氧化剂等60多种关键推进剂原料,广泛应用于“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神舟”系列航天器和“东风”系列导弹等武器型号和关键工程项目。

李君羡一直保持着对科学研究的强烈热情,80多岁时仍在科学研究的前沿挣扎。

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并完成了河南省优秀人才创新基金“DMC催化剂和低不饱和聚醚多元醇试点研究”项目。该技术绿色环保高效,符合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要求,达到世界先进水平。

在近70年的科学研究中,李君羡认为最重要的是国家的需要。技术不能被别人控制,也不能被别人限制。

现年90岁的他仍在工作,跟踪最新的科学研究进展,并为黎明化学研究设计院的发展提供建议。

“我最关心的是人才,进入一个新时代,我们有了良好的基础,但是任务比以前更加艰巨和沉重,我们需要有紧迫感。

我希望培训医生,让他们在推动我们的事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李君羡说。

“愿意付出和忍受孤独”李君羡和他的妻子在捐赠了300万元后得到了各方的称赞。

人们被他强烈的爱国主义和对工作的奉献精神、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严谨的学风所感动,更被他对名利的漠视和对培养后代伟大感情的承诺所感动。

无论是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还是在今天的改革开放中,李君羡都是如此坚定不移地坚持和追求。

在偏二甲肼装置建造的日子里,李君羡生活在高原深处,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为了获得实验的第一手数据,他和他的同事经常在没有围栏和零下20摄氏度的车间里连续观察十多个小时。

“那些年,李君羡没有工作和休息时间,没有假日和星期天,他只有工作。

”现已退休的曙光化学研究设计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张权回忆道。

李君羡认为,科学研究需要实事求是,不能马虎。

他对数据非常严格。科学实验的结果应该是真实的,不能与水混合。

每当技术资料交给李君羡时,他总是会考虑到这些资料,并且不会放过任何疑问。

他说:“成功往往来自于发现问题。只有抓住问题,我们才能找到出路。

“许多年来,除了每年春节期间的三天假期,李君羡几乎在这一年的剩余时间里都来上班。

80多岁时,他仍然活跃在实验室、图书馆和车间。

有些人给他算了一笔账。他已经加班将近20年了。

多年来,党和国家授予李君羡许多荣誉。

全国科学大会授予他“有重大贡献的先进工作者”称号,国务院授予他“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并批准他享受政府特殊补贴。

他还是全国先进工作者,“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党的十五大代表。

然而,他非常轻视荣誉,经常说:“荣誉是党和人民给予的。荣誉不能被视为资本,更不用说为荣誉而工作了。

李君羡说:“要想成为一名成功的科学工作者,一个人必须愿意付出,忍受孤独,并终生保持勤奋和严谨的工作作风。”。

“正是因为他有如此鲜明而强烈的科学家意识和精神境界,他总能运用生命的智慧在困难中产生顽强的探索和创新,并能为中国的科技创新注入源源不断的强大动力。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