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美食

江赵华:高利贷会从江湖上消失吗?

5月4日,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规范民间借贷、维护经济金融秩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严厉打击民间非法借贷。

这是金融监管部门在金融市场专项整治后推出的又一剂“强心剂”。它直接指私人高利贷。

私人高利贷会从江湖上消失吗?首先,谁在放高利贷?高利贷自古以来就存在,历史上并不是一个光荣的行业。

它因血腥和牟取暴利而受到社会各界的批评。

近年来,民间高利贷在各种“幌子”下复活,行走江湖。

在短短的几年里,各种小额贷款和投资担保公司已经遍布街头。

谁在玩“刀口舔血”的资本游戏?从市场参与者的角度来看,可以大致分为三类:(1)小额贷款机构。

由于缺乏地方金融监管,全国各地成立了大量小额贷款公司和投资担保公司。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成立85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和近5000家投资担保公司。

大多数小额贷款公司和投资担保公司都是私人资本,也有一些黑社会性质的利益集团参与其中。它们通过向中小企业、小微企业和个体企业提供融资和担保服务收取高额利息或担保费。通过非法集资,向小微企业变相发放高息贷款。

(2)网络贷款平台。

在科技和金融的帮助下,私人高利贷的参与者悄然发生了变化。

由小额贷款公司和投资担保公司主导的高利贷市场正在逐渐被新兴的互联网贷款平台所取代。

一些在线借贷平台非法从事P2P业务,在全国范围内吸引、存储和借贷。另一些人打着互联网金融的幌子,充当资金的“经纪人”,接受银行贷款资金,以高利率贷款给小型和微型企业及弱势群体,收取高“佣金”或贷款利差。

(三)消费金融公司。

在私人高利贷市场,还有一群自称消费金融公司的借贷机构也在掀起浪潮。

他们通过与信托、融资租赁公司等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低价获取信贷资金;转而向在校学生、低收入人群等发放小额、高频、复利无指定用途的个人贷款,收取“砍头息”、“逾期罚息”等高额费用。他们通过与信托和金融租赁公司等第三方金融机构合作,以低价获得信贷资金。相反,他们将向学生和低收入群体发放无特定用途的小额、高频率和复利个人贷款,并收取高额费用,如“砍头利息”和“逾期罚息”。

民间高利贷在金融市场的流行,既有金融监管缺失的客观原因,也有金融机构放松普惠金融的主观因素。

第二,高利贷有多有害?私人高利贷在业内被称为金融鸦片。

然而,只有那些吸过“鸦片”的人最清楚这种金融“鸦片”的“持久力”有多大。

民间高利贷的危害可以概括为以下三个方面:(1)扰乱金融秩序。

私人高利贷利用高利率作为诱饵,通过非法吸收公共存款和出售理财产品来筹集资金,然后以比银行贷款利率高两倍甚至几倍的价格向特定群体发放贷款。

高利贷非法吸收存款,加剧银行存款和贷款之间的不公平竞争,扰乱金融市场秩序。

(2)增加融资成本。

近年来,国务院和金融监管部门不断出台各种“处方”,解决小微企业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问题。

然而,由于商业银行业务定位和风险偏好的差异,小微企业和低收入群体融资困难和融资成本高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

客观地说,它为私人高利贷的扩散提供了一个“温床”。

小微企业和弱势群体想要解决资金缺口,除了亲戚朋友之间的借贷,他们似乎只能借高利贷。

据初步调查,私人高利贷者的借贷成本一般在20%至30%之间,过渡性贷款的一些短期利率甚至更高。

(3)危及社会安全。

由于民间高利贷组织在职业道德、控风能力和管理水平上的内在缺陷,高利贷组织出现经营问题是正常的。

为了收回高利贷,一些高利贷公司诉诸暴力,如故意伤害、非法拘留、侮辱、恐吓、威胁和骚扰,制造恶性社会事件。一些人故意设置一套诡计来引诱学生和低收入人群借钱购买商品,并公然勒索钱财。

新闻媒体频繁爆出校园“裸奔”贷款、P2P平台出走等事件对社会稳定构成严重威胁。

三、高利贷会消失吗?民间高利贷利率是否属于法律保护范围,2016年8月6日颁布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做出了明确的司法解释:如果借款人与贷款人约定的年利率不超过24%,人民法院应支持贷款人要求借款人按约定利率支付利息;贷款利率超过年利率36%,部分利息协议无效。

这一司法解释从借款利率的角度对高利贷的利率上限进行了宽泛的界定。

事实上,私人贷款是否违法不仅取决于贷款利率是否超过利率上限,还取决于贷款行为是否超过监管规定的允许限度。

从中国保监会发布的通知来看,民间借贷已被纳入统一的金融市场监管范畴。

《通知》明确规定,未经主管部门依法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设立从事或主要从事贷款业务的机构,不得将贷款作为日常业务活动。

高利贷会消失吗?监管机构监管私人贷款,并加强对贷款机构的许可管理。

短期内,高利贷交易将大幅萎缩,非法集资、暴力集资等非法活动将明显受到抑制。从长远来看,小微企业和弱势群体的融资困难问题仍将不同程度地存在。以高利贷为特征的私人借贷活动不会消亡。

高利贷不仅是金融的“鸦片”,也是社会的毒瘤。

期待高利贷解渴和普惠金融等于饮鸩止渴。

解决高利贷问题的关键在于增加全能金融的市场参与。

(本文作者简介:蒋赵华,中国海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兼欧洲金融平台财务经理,现任一家全国性股份制银行总行零售部主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