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地址

银行贷款官员与村党委书记合谋,非法发放了200多万元贷款供自己使用。

特鲁(照片来源VCG)特鲁“在帽山建村时,你需要以村民的名义申请贷款。你只需要签字,你不需要承担责任”。为此,村里25名村民集体签署了合同。

他们没想到村子还没有建成,所有的钱都进了金某的口袋,金某是一名银行贷款官员,负责贷款业务。

Tru Jin直接拿出200多万元的非法贷款作为自己的费用。

当然,这一切离不开华容县东山镇磨山村党支部书记王某的帮助。

Tru日前,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显示,靳以挪用公款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并责令其返还被害人华荣县农村商业银行有限公司尚未返还的240万元

tru 2015年3月30日,时任华容县东山镇磨山村乡党委书记的王某来到徐某家,要求他们作为借款人去银行,理由是该村需要建设资金。

王向徐保证,他不需要徐承担任何责任。

许同意后,他跟着王来到华融农业公司的塔什一支行。根据一位姓金的银行贷款官员的要求和具体指导,他办理了一笔高达10万元的贷款。

像徐一样,村里共有25名村民在王的要求和担保下向银行申请贷款。

Tru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发现,2015年3月30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在时任华荣县东山镇磨山村党支部书记王某的帮助下,金某在任华荣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农融商业银行)大石一支行担任信贷员(客户经理)时,因各种需要资金使用的原因,要求村里25名村民徐某等以自己的名义申请贷款。上述人员提供了身份信息,签署了贷款数据,并承诺不承担任何责任。

靳以上述25人的名义,以虚构的贷款目的和伪造的贷款调查材料办理了贷款手续。贷款被批准后,金并未将发放贷款时持有的银行存储卡交给上述申请人。该部分贷款总额为249.8万元,其中29.6519万元是王女士冒用的。钱被王用了,剩下的被金用了。

此外,判决显示,2016年1月,王力宏需要资金,并从金那里找到了一笔贷款。王找到一个叫王茂林的人办理贷款手续,借了10万元。后来,他不得不偿还贷款。2016年5月23日,金某要求王某办理19.8万元的贷款,其中10万元帮助王某偿还前一笔贷款,其余9.8万元由金某用于偿还其办理的逾期贷款。

Tru发现Jin也以这种方式处理了几笔自己使用的贷款。

判决显示,金用25名村民签署的建设该村的资金偿还了原本由他处理的逾期不良贷款和利息。

经法院查明,靳羽西共办理贷款289.6万元,其中靳羽西利用职务之便,以他人名义挪用单位信贷资金249.4万元,用于个人偿还其办理的逾期贷款和利息,截至犯罪时,尚未偿还240.0051万元。通过帮助他人伪造贷款、编造贷款用途、伪造贷款调查材料等非法手段,金向王等人发放的贷款总额为406,519元。

此前,岳阳华荣县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金某三年有期徒刑。他被责令挪用259多万元未缴资金,退还华融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在tru一审判决后,检察院抗议说金使用的资金是贷款人的资金,而不是单位的资金。本案的对象是金融借贷秩序,而不是单位的财产所有权。本案应构成非法发放贷款罪,不应定性为挪用公款罪。

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中,一审被告金某利用其贷款人员的身份,以他人名义贷款、编造贷款用途、伪造贷款调查材料等非法手段,实现将单位信贷资金用于个人支配的目的。他的非法借贷和挪用资金是有关系的。根据刑法和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非法发放贷款超过一百万元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金。挪用的资金不归还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根据重罪原则,挪用资金罪应当定罪处罚。此外,靳羽西犯罪行为的实质是利用职务之便,挪用单位资金自用,侵犯单位财产所有权,构成挪用资金罪。因此,整个案件应被视为非法发放贷款罪的观点不能成立,法院也不会成立

Tru抗议当局还提出,金处理的406,519元贷款被非法分配给实际贷款人王和其他人,而不是被金挪用。

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这部分金额属于靳非法向他人发放贷款的金额,应视为非法发放贷款的性质。然而,根据现有证据,这一数额不符合构成犯罪的标准,应当从挪用资金数额中排除这一数额。

此外,抗议机关还提出了处罚过轻的意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称,靳羽西挪用公款2,849,481元,属自首情节,可依法从轻处罚。原判决根据金立群的犯罪情节判处他三年有期徒刑和自首,量刑适当。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