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时尚

勇敢没有错。虞照正当防卫的理由是什么?

3月1日,检察机关纠正了福建省福州市金安区人民检察院对虞照见义勇为案件的处理,认定虞照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为什么检察机关决定不起诉同一案件两次?两个不起诉的决定有什么区别?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一检察处处长张志杰在接受采访时回答了公众的提问。

据新华社报道,记者从最高检察院获悉,3月1日,检察机关纠正了福建省福州市金安区人民检察院对虞照见义勇为案件的处理,认定虞照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依法不承担刑事责任。

最高人民检察院表示,严格依法纠正虞照案件,有利于鼓励见义勇为行为,促进社会诚信,欢迎社会各界监督和支持检察工作。

张志杰介绍了本案的主要事实。

2018年12月26日23点左右,认识但不太熟悉的李华和邹某(女,27岁)打车来到邹某所在的福州市金安区的一栋公寓楼。两人在室内争吵,李华被邹某锁在门外。

李华踢开门,殴打邹某,引来邻居的围观。

住在楼上的非被告虞照听到了噪音,下楼去检查。当他看到李华把邹某按在墙上打他的头时,他停下来,从后面拉着李华,使李华摔倒在地上。

李华起床后,他想打败虞照,并威胁要杀了你。虞照立即将李华推倒在地,踩在李华的腹部,拿起凳子砸李华,被邹某劝阻,然后虞照离开了现场。

法医检查后,李华腹部横结肠破裂,伤势为二级严重。邹的面部软组织挫伤很轻微。

2019年2月21日,福州市金安区人民检察院根据备受舆论关注的《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不起诉虞照的决定。

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指导下,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示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此案。

经审查,认为虞照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不应追究刑事责任。最初不起诉的决定认定辩护是适用法律的错误,并决定依法撤销辩护。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参照最高人民检察院2018年12月发布的第十二批指导性案例,虞照决定不予起诉。

张志杰说,虞照案受到了公众舆论的高度关注,反映了人们对公平正义的期待。

认识虞照的正当防卫有利于鼓励见义勇为,促进社会正义,保护公平正义,弘扬德仁,最终实现法、理、情的统一。

QJu也有利于进一步统一执法标准,明确正当防卫与过度防卫的界限。

由于法律规定的比较原则,实践中很难把握正当防卫的标准,司法实践中也不时出现标准不一致的问题。

2018年1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总结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发布了第12批专门针对正当防卫问题的指导性案例,进一步明确了正当防卫与案件形式上过度防卫的界限,为司法实践提供了重要参考。

QJuqJu解除疑虑qJu的不起诉决定与以前的决定有什么区别

这个案子的起因和过程是什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一检察处处长张志杰表示,虞照案件于2018年12月27日由福州市公安局金安分局立案侦查。

12月29日,福州公安局金安分局以故意伤害的嫌疑拘留了虞照。

2019年1月4日,福州市公安局金安分局以涉嫌故意伤害为由,向福州市金安区人民检察院提交了批准逮捕的请求。

2019年1月10日,福州市金安区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决定不批准逮捕,因为受害人李华正在医院接受手术。同一天,公安机关将虞照保释候审。

2月20日,公安机关将虞照移送福州市金安区人民检察院,对过失致人重伤罪进行审查起诉。

2月21日,晋安区人民检察院因防卫过当,对虞照作出了相对不起诉的决定,引起了公众的极大关注。

在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指导下,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示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审查此案。

经审查,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发现原不起诉决定在法律适用上存在错误,于是于3月1日责成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撤销原不起诉决定,并决定以正当防卫方式不起诉虞照。

QJuqJu最初不起诉的决定是错误的。在qJu错误地认定存在犯罪事实之前,qJu张志杰介绍说,福州市静安区检察院已经做出了不起诉虞照的相对决定。

《刑事诉讼法》规定,犯罪情节轻微,没有必要依照刑法规定判处刑罚或者免除刑罚的,人民检察院可以决定不起诉。

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没有根据这一规定首次起诉虞照。

这种不起诉通常被称为相对不起诉。虽然结论是不追究刑事责任,但仍认定犯罪事实存在,因防卫过当、情节轻微而不追究刑事责任。

检察机关在重新审查事实证据和案件具体情况后,经过认真分析和研究,认为虞照的行为是正当防卫,没有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应当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以犯罪嫌疑人没有犯罪事实为由,作出不予起诉的决定。

这一次,虞照获得了一项无罪的不起诉决定,这通常被称为法定不起诉。

QJuqJu决定了虞照正当防卫的正当性。qJu的行为是正当的,并没有明显超出必要的限制。张志杰说,虞照的行为符合正当防卫的要求。

《刑法》规定,为保护国家、公共利益、个人、财产和其他自身或他人的权利免遭持续的非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非法侵害的行为,对非法侵害者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应追究刑事责任。

在本案中,李华强行踢开另一人的房门,将邹压在墙上,并用手机打邹的头,这是非法侵犯另一人的案件。

在这种情况下,虞照上前阻止李华殴打他人。目的是防止李华继续殴打邹。这种行为是合法的和防御性的,是为了保护他人免受持续的非法侵犯。

其次,虞照的防卫行为没有明显超出必要的限度。

刑法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承担刑事责任。

这项规定不应适用于这种情况。

首先,从防御行为的角度来看,虞照在阻止李华持续的非法侵权行为的过程中,总是赤手空拳空与李华战斗。它采取的具体行动只是为了阻止李华,把他拖到地上,情绪激动地踩了李华一脚。虽然李华受了重伤并遭受了次要后果,但从虞照的防御措施、攻击李华的身体部位、在李华话语的威胁下踩一只脚等具体情况来看,不应被视为明显超出了必要的限度。其次,从行为目的来看,虞照在制止李华殴打他人的过程中,旨在制止违法侵权行为。

李华倒在地上后,他仍然用言语威胁。邹家华仍然面临着再次被李华打败的危险。虞照当时对李华的干涉应该被认为是在必要的限度之内。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