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新闻

金斯利去年上半年遭受巨额净利润损失时发生了什么。

去年,金斯利生物技术(01548-香港)被霍焰研究空报道。

该机构表示,该公司缺乏创新研究和研发卡介苗疗法的教育和工业经验。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公布的临床数据涉嫌欺诈,高级管理层通过隐藏的子公司股份支付兑现并窃取了公众股东的利益。

报告发布后,金斯利生物技术公司的股价在香港证券交易所迅速下跌。迄今为止,金斯利生物技术公司的股价还不到高点的三分之二。

金斯利生物技术公司也反驳了霍焰的报告空(相关报告可以在公司之前的公告中找到)。

事件发生后不到一年,金斯利生物科技披露了其2019年上半年的利润,警告称,该集团预计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六个月内亏损约2940万至4420万美元,而2018年同期盈利约1760万美元。

有什么问题吗?霍焰的研究机构说公司的表现已经改变了吗?让我们仔细看看原因。

研发费用的快速增长主要是由于金斯利生物技术公司(Kingsley biotech)提前通知的披露以及未能披露收入和费用等具体数据。它简单提到公司的亏损主要是由于三个因素:一是在美国传奇生物技术公司、传奇生物技术爱尔兰有限公司和詹森生物技术公司的合作项目中,为促进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CAR-T)药物的开发、生产和商业化而在美国和中国开始的临床试验中发生的研发费用;二是开发新的细胞治疗管道(如血液肿瘤、实体肿瘤、传染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治疗)和进一步加强自身综合细胞治疗平台的研发投资大幅增加。第三,通过招聘更有经验的人才和完善员工激励政策,可以加强公司的人才库,促进业务发展。

从以上三点,我们可以大致判断出金斯利今年上半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研发投资的增加以及有经验员工的增加所导致的费用大幅增加。

如果仅仅基于上述信息,还真的不足以解释公司的业绩变化,因为金斯利去年的净利润基数相对较低,而今年公司继续推广主要产品CAR-T的临床试验,并增加了其他新产品的研究投资,所以可以理解,阶段性成本会大幅增加。当然,具体数据必须在公司半年度报告发布后确定。

此外,该公司的股价去年大幅下跌。空报告也主要质疑该公司的产品。其他因素,如高级管理层的减少,是次要原因。

那么,金斯利的股价去年是否仅仅因为空的怀疑而大幅下跌?金斯利的高估值主要是由于仔细检查金斯利的各种数据后,蔡华新闻社发现,首先,公司的各种财务数据没有问题。参见空机构的询问,金斯利也作出了回应,没有发现太多漏洞。

真正让笔者感到奇怪的是,该公司去年在二级市场的市值已经达到约640亿港元,按照2019年7月14日港元对人民币(0.879)的汇率,高达约560亿元。

去年金斯利实现的总收入只有15.86亿元。即使15.86亿元的全部收入都能转化为净利润,公司在最高市盈率时的市值也超过35倍,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

回归现实看,2018年公司真实的净利润为1.46亿元,金斯瑞市值高点的时候市盈率约384倍,这是名副其实的是梦率。回归现实,该公司2018年的实际净利润为1.46亿元,金斯利的市值为384倍的高市盈率。这真是一个梦幻般的速度。

截至2019年7月12日,金斯利的股价收盘时,该公司的市净率高达9.4倍。在2018年的最高点,市净率高达约17倍。在这个阶段,利润较低的企业的市净率如此之高。这太疯狂了。

从该公司的市盈率和市净率来看,去年该公司股价高企时,投资者完全梦想用真钱和白银收购该公司。

最后,目前该公司的净利润亏损高达9.4倍。如果用普通财务估值方法很难准确评估公司的合理市值,尽管公司主要研发项目(CAR-T)的市场空非常大(根据多发性骨髓瘤的市场研究报告,美国目前每年新增病例约25,000例,美国潜在市场约为每年87亿美元), 在该公司正式商业化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很难确定商业化是否会给公司带来多大的价值。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